博文

  美国高中可以陪读吗

  首先在这里明确的告诉大家,家长是不能获得陪读签证的。

  事实上,美国移民局的确设置有陪读签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f2签证,但是移民法明确规定,陪读签证的申请对象仅限于在美国留学生的配偶和成年子女,但并没有说明留学生的父母在此行列。也就是说,如果小张去美国读硕士,他的妻子是可以申请陪读的,但是他的父母不能申请f2陪读签证。申请陪读要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配偶的合法身份,也就是结婚证明,女朋友是不能申请的,还有要有充足的资金证明,表明两人有能力负担在美国的所有费用。而且陪读签证时不允许工作的,也不允许全职学习,一旦发现违反会被立即遣送回国。因此,申请陪读,需要巨大的勇气和经济支撑。

  那是不是父母就无法看望孩子呢?当然不是,不能申请陪读签证,父母可以申请探亲签证b2,申请成功后,在一年有效期内可以多次往返美国去看望孩子,每次最长可停留半年,这种情况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家长长期在孩子身边陪读,会影响孩子的成长和独自生活的能力,一年去看孩子几次,既能缓解孩子的思乡之情,又不会影响孩子的学习。

  立思辰留学360老师介绍,家长还可以申请商务旅游签证,美国大使馆的签证新政已经实施,商务和旅游签证延长到了10年,也是非常方便的。

美国高中可以陪读吗

  美国高中家长陪读的身份问题

  虽然美国没有针对“陪读的签证”,但有5种陪读身份家长可以选择:访问学者(j1)、企业高管(l1)、工作签证(h1)、投资移民(绿卡)、学生(f1)。

  当访问学者或交换学生,对家长的学术背景要求很高,即家长需要在相关学术范围内有所成就,毕竟学校是需要花钱接待访学人员的。大部分j1签证只有1-2年时间,所以如果孩子要来美国读4年高中,家长可能需要考虑j1转f1或j1续签等问题,延长在美国的合法身份,但这中间涉及很多手续,需要专业律师帮忙。

  当跨国公司经理,对家长的职位要求很高,但是基本有条件申请的,签证都会过,只是后续的续签要求很多。申请美国工作签证,虽然对家长国内职位要求不高,但是美国申请h1b需要抽签,且中签率逐年走低,选择这条路也需谨慎。

  投资移民是相对最稳妥且省事儿的方法。只是投资有风险,处理时间长短未知,家长需选择靠谱的项目和律师,来帮忙处理移民的问题。

美国高中留学陪读优势

  美国高中留学陪读优势

  母子陪读签证,是一些国家开放了低龄学生签证,允许未成年孩子来本国学习,但考虑到未成年孩子的生活起居和安全问题,也为了他们能更好地学习,而向孩子父母开放的签证种类。以前,仅有新加坡开放母子陪读签证。后来,随着中国低龄学生数量的增加,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马来西亚也都允许母子陪读,以至于有很多父母利用商务和旅游签证到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来陪伴孩子。

  母子陪读,总体来说是对小孩有利的。由于孩子年龄偏小,自控能力比较差,在青春期阶段,非常需要父母的照顾。有些国家,例如新西兰,允许非常低龄甚至是十岁以下的学生来新留学,这必须要有父母的陪同,否则无法想象。而那些刚上初中的孩子,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诱惑,而且可能因为异族文化差异,情绪变化比较大,如果没有父母的及时指导,会影响到他们正常的学习和生活。很多父母在陪读的过程中,不仅照顾孩子的起居,还和他们一起学习,辅导他们的功课,积极和他们进行思想交流,从而使孩子在海外的学习和生活顺利而愉快。

  现在人工智能越来越流行,它属于计算机里面的一个分支,很多行业领域都涉及到人工智能,申请人工智能专业的同学们,人工智能专业的毕业人群可能从事实验室研究、学校研究机构,工程方面、其它技术方面等多偏向工业机器人等领域。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它是一门包含计算机、控制论、信息论、神经生理学、心理学、语言学等综合学科。

  该概念第一次在达茅斯顿学术会议上提出:人工智能是从计算机应用系统角度出发,研究如何制造出人造的智能机器或智能系统,来模拟人类智能活动的能力,以及延生人类智能科学(ps:注意包括2个部分:模拟人类以及延伸人类智能)。

  人工智能的应用实例:指纹识别、人脸识别 、视网膜识别、 虹膜识别 、专家系统 、智能搜索、 博弈等。

  专业分支情况

  我们来看看这个AI这个综合型学科的一个专业分支,总的来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分支:第一,模式识别;第二,机器学习;第三,数据挖掘;第四,智能算法 。

  模式识别:是指对表征事物或者现象的各种形式(数值的文字的逻辑关系的等)信息进行处理分析,以及对事物或现象进行描述分析分类解释的过程,例如汽车车牌号的辨识 涉及到图像处理分析等技术。

  机器学习:研究计算机怎样模拟或实现人类的学习行为,以获取新的知识或技能,重新组织已有的知识结构是指不断完善自身的性能,或者达到操作者的特定要求。

  数据挖掘:知识库的知识发现,通过算法搜索挖掘出有用的信息,应用于市场分析、科学探索、疾病预测等。

  智能算法:解决某类问题的一些特定模式算法;例如,我们最熟悉的最短路径问题,以及工程预算问题等。

  在国外高校都有其偏重,了解各个分支能够很好地指导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在申请学校的时候也可以做到有的放矢。

  部分应用领域

  机器人领域:

  人工智能机器人,如PET聊天机器人,它能理解人的语言,用人类语言进行对话,并能够用特定传感器采集分析出现的情况调整自己的动作来达到特定的目的。

  语言识别领域:

  该领域其实与机器人领域有交叉,设计的应用是把语言和[i]声音转换成可进行处理的信息:如语音开锁(特定语音识别);语音邮件以及未来的计算机输入等方面

  图像识别领域:

  利用计算机进行图像处理、分析和理解,以识别各种不同模式的目标和对象的技术;例如人脸识别 汽车牌号识别等。

  专家系统:

  具有专门知识和经验的计算机智能程序系统,后台采用的数据库相当于人脑,具有丰富的知识储备 采用数据库中的知识数据和知识推理技术来模拟专家解决复杂问题。

  一个十分直观的综合应用的实例: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该项目是由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塞巴领导谷歌一个团队承担的。

  就业方向参考

  搜索方向:

  百度、谷歌、微软、yahoo等(包括智能搜索、语音搜索、图片搜索、视频搜索等都是未来的方向)

  医学图像处理:

  医疗设备、医疗器械很多都会涉及到图像处理和成像,大型的公司有西门子、GE、飞利浦等。

  计算机视觉和模式识别方向:

  前面说过的指纹识别、人脸识别、虹膜识别等;还有一个大的方向是车牌识别;目前鉴于视频监控是一个热点问题,做跟踪和识别也不错;

  还有一些图像处理方面的人才需求的公司如威盛、松下、索尼、三星等。

  鉴于AI方向的人才都是高科技型的,在待遇方面自然相对比较丰厚,所以很这个方向很有发展前途。

  能去美国常春藤念书,是很多同学遥不可及的梦,也是很多家长一如既往面子上带来的自豪感。但藤校到底好在哪儿?


  考到藤校后的你仅仅是顶着名校光环去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维系日子,还是去追求自己的理想改变人生?有时候出国留学真的非藤校不可吗?

  据立思辰留学360介绍,《经济学人》曾报道:中国留学生挤进美国常春藤的竞争的激烈程度,可以这么说2017年约4万中国学生申请了美国大学,只有200人进了常春藤,录取率仅占0.5%。哈佛每年在中国也只招7到8名学生,少之又少。

  这些藤校到底好在哪儿?毕业于哥伦比亚、任教于耶鲁的德雷谢维奇在近期出版的《优秀的绵羊》一书中反问:“你喜欢深红色、鲜红色,还是宝蓝色?”这三种颜色分别是这三个学校的标识颜色。

  意思是说,这些学校除了这些颜色,其实大同小异。它们相互之间的排名,今年上几名,明年下几名,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多大影响。

  随着藤校仪式感的增强,一些中国优秀的中国学生走进藤校,感受着浓厚的具有历史感的校园,接触到厉害的教授们,依稀可见那些踌躇满志青春洋溢的面孔,让各路刚迈进藤校的孩子和家长们延续着收到offer时的憧憬和喜悦。

  可究竟凡事都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完美。

  竞争压力大,身心疲惫不堪

  我女儿在斯坦福,大二的时候考试98分还觉得不满意,大一选的数学课期末一定要提前交卷还要满分,说是要不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来的,这是她给自己无形中施加的压力。

  张女士说有时候特别担心她,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劝女儿。女儿的优秀让她格外心疼。

  尤其是在Final季和毕业季,藤校学生的学业,就业,经济压力,但让这个看似政策的压力转化成了某种特定环境下的负能量。之前听一个在藤校的朋友说暑期实习有同学拿到了Facebook的面试,其他同学的压力就立马倍增。

  为追求高GPA心理扭曲,成功会“变质”

  那些知名科技巨头公司往往把藤校作为招聘的最佳人选,如何在最后阶段保持较高的GPA,也让很多学生拼了命。

  有些放弃了原来对历史,政治等不易就业或者底薪专业方向,越来越多人认为藤校的学生就英国去做咨询或者去科技巨头拿高薪,而且很多去申请藤校的学生就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不免让人心头一惊——如今藤校的“没落”,这种风气下的学习环境,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很明显被放大且会产生心理上的自责和扭曲。

  儿子学校每年都有因精神身体出问题而选择休学的,朋友在藤校的孩子也出现过回学校就开始焦虑离开学校就开心了许多这种状况。最后毕业去了硅谷的某个大公司工作,竟然坦言并不喜欢她的学校。这真的听让人震惊,同时又痛心的!

  李先生语重心长的说。他还从儿子口中得知得为了在未来的就业竞争中崭露头角,一些藤校的学生不得不采取一些不好的手段(滥用药品)来获得高GPA成绩,这种状况近些年出现不少,作为父母他们表示真的很担忧。

  “好学校糟蹋教育”局面严重

  上藤校的人,熟悉的是一套适合在藤校成功的套路。他们一路学习成绩拿A,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彰显自己的“领导力”,或扩大“社交网络”,蜻蜓点水地去做“义工”。按照名校的要求逐项打勾完成,好比是在完成某个游戏。

  这些“优秀惯了”的藤校生,升学后会选择比较稳妥的、保证能拿A的课程,而不去费劲寻找真正值得学习那些可能拿不到好成绩的课程。这就是引起“好学校糟蹋教育”局面的形成。

  虽然藤校大多强调自信和自律,但这种行为上的“自恋”也是造成藤校“没落”的原因之一。如何让这些顶尖名校的学生真正去感受他人,去融入社会,这太重要了。

  有人说,美国有钱人家庭上名校也要花一百多万美金。国内家长也很拼,给藤校巨额捐款增加孩子爬藤几率,中产家庭为包录取率放弃申请资助。某些排名统计数字也显示藤校学生都是非富即贵。但事实确实是如此吗?

  藤校的教育积淀深邃,这无可厚非。这些担忧藤校面临“没落”的现状,正是我们应该了解到优质教育目的究竟何在——是为了在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价值,还是在进入藤校后的安于现状?如何完成这个转变从而走上人生道路上的一个新转折?有时候上藤校是为了让自己的未来更美好,而上不了藤校,也并非是件坏事,这还是要看你自己该怎么选择了!